TianY

dongty2007@live.com

再会朗西:

这个人曾那么努力地活着,但我连他的名字都已忘记

这首曲子并没有听上去那么清澈柔和。背景里一直在重复的日语是:

节子は、そのまま目を覚まさなかった 

昭和20年9月21日夜、仆は死んだ

——节子她在那之后再也没有醒来。

——1945年9月21日晚上,我死了。

这两句话出自《萤火虫之墓》,这部动画电影于1988年上映。故事中一对兄妹在战争中失去母亲后,寄人篱下,最后妹妹节子因长期营养不良病死,而哥哥清太亦在战争结束后不久饿死在车站。故事以清太自述“昭和20年9月21日夜、仆は死んだ”开头,回顾了战争时期和妹妹的生活。故事接近尾声时,清太为了能让节子快点好起来,不惜以后的生活,买来鸡蛋、米饭、西瓜,而节子在意识模糊中说了一句“多谢哥哥,你真疼我”之后,就再也没有说过话,亦即清太的自述“节子は、そのまま目を覚まさなかった”。影片中,两人的灵魂被绘成暗红色,在漫天的萤火虫凝视着过去的自己。

之前听这首曲子,只是纯粹觉得“好听”。看了《萤火虫之墓》之后,才觉得曲子里似乎想倾诉更多。

在每一个被战争洗劫的国度,都有着比这更让人心痛的故事,在平凡人中声势浩大地突袭了他们的生命,而后回旋在半空,悄然离开。没有人会记得。

更多的时候,这种声势浩大的记忆被默然遗忘,就在每一个日子里展开。前几天翻同学的朋友圈,他发了一条状态,说自己的太婆晚年一个人住在破烂的房子中,当长辈讲述她时,也只记得这么一个人,也只记得她的名字。这个人那么努力地痛苦地坚强地活着,最后依然会被后辈忘记。

“你渴望被铭记吗?”我这么问自己。

“被记住了又有什么用?反正人都死了。”我又自己回答。

每当说起“铭记”与“遗忘”的时候,上面的自问自答就会无休止地展开。我可以为“铭记”找到无数借口,也可以为“遗忘”找到无数借口。但是若非提及这些话题,大家都是这么平凡地度过,然后再在某日惊觉,原来我都把他们忘记那么久了,怎么会呢?

幻象丛生的日子里,所有微小细节组成一个完整的人,我们沿着其中的裂缝攀爬,企图看到全貌。然而越是渴望记住,越是在不经意间忘记。所以,即便是明知没有答案,还是忍不住自言自语地问一句:他们都去哪里了呢?

(我不懂日语,日语原文和翻译是在网上搜到的,而后看了《萤火虫之墓》加以确认。)

   
© TianY | Powered by LOFTER
评论
热度(36)
  1. 曹渣渣再会朗西 转载了此音乐
  2. TianY再会朗西 转载了此音乐